盘点老照片中的各国美女飞行员

“王桂芬?飞行家?”上海师大的李铭教授听到这个名字思考了一下,说,“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她应该是秋瑾的女儿。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秋灿芝。”记者立即想到了著名导演谢晋当年导演的《秋瑾传》中的一个镜头:秋瑾在庭中舞剑的时候,小女儿在一旁手舞足蹈,而儿子则呆若木鸡地站在那儿。

“王桂芬继承了母亲刚烈的个性和求知的能力,她的传奇不亚于其母。秋瑾牺牲的那一年,她还年幼,因此,她的童年是在没有母爱的苦难中度过的,这成就了她倔强的个性。她效仿母亲,拜师学习武艺,每天上午要练两个小时武功。因为爱打抱不平,少女时代的王桂芬因此有了 小侠 的美誉。”

在王桂芬赴美国留学之前,她还没有拿定主意,学习什么科目。但到了美国后,王桂芬看到人们对航空事业之热爱几乎到了疯狂的程度,而且政府大力提倡,军事和商业航空事业日益发展。王桂芬决定学习航空专业,随即进入纽约大学航空专科,学习飞机制造及航空学识两年。

“关于王桂芬在美国的情况,我们可以通过她的回忆文章《我的家庭和生活史略》看出。”李铭教授告诉记者,王桂芬在美国求学时,因经济困乏,想请求政府津贴一点学费。于是就寄了一封信给立法院院长胡汉民。不久之后,王桂芬即收到回信,胡汉民在信中语多勉励,答应她会向中央提议,解决她的学费问题。然而,由于其他人的阻挠,王桂芬只得到数百元的国币。凭借顽强的毅力,王桂芬系统地学习了飞机工程、航空教育、驾驶学、气象学、机械用品、无线电、学校组织等课程,并于1931年5月学成归国,回到上海。

同年8月9日,王桂芬来到南京。消息灵通的《中央日报》记者随即就赶往她下榻的酒店,对她进行了采访,问题集中在三方面:起初留学航空事业之动机、现在美国航空之近势、此次来京的目的。

在《中央日报》记者的笔下,1931年的王桂芬“年约二十许,衣白华装,秀发中分,左右披卷,资质天成,操国语甚流利,略带湘音”。面对《中央日报》记者的提问,王桂芬回答得很细致。王桂芬说到美国最近制造的一种保护式的飞机,当它翱翔空中时,可以散出与云同色的浓烟来掩护机身,使得敌方飞机不能明辨该机的位置。这一番描述,让《中央日报》记者听得目瞪口呆。王桂芬还称,她此次来首都南京,是拜见航空署的官员,想用所学报效国家。

“是李霞卿,她是中国首位女飞行员,也是民国时期炙手可热的明星。”李教授说。

据介绍,李霞卿原名李旦旦,出身富裕家庭,父亲李应生是位辛亥革命时期的爱国志士。李霞卿幼年时曾随父到欧洲,后在香港和上海读书。她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思想活跃,有胆有识。

1926年,14岁的李霞卿参加了电影《冰清玉洁》的拍摄,一举成名,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明星。

1930年初,李霞卿告别银幕,随新婚丈夫到法国巴黎定居。在一次观看飞行表演的过程中,李霞卿被震撼了,决心做名女飞行员。于是,她到瑞士日内瓦科恩梯南飞行学校报名。疑惑不解的监考官询问她报名的原因,她说:“我来到这,就是让世界知道,中国女性不但能在地上走,还能在天上飞。”

这所飞行学校从不收女学员,但这次为李霞卿破了例。一年后,李霞卿以全优的成绩毕业,成为第一个拿到瑞士飞行执照的中国人。“这个时间应该早于王桂芬学成归国时间。”李教授说。

1937年8月淞沪会战爆发,李霞卿积极投入抗日。1939年年初,李霞卿驾驶“新中国精神号”单翼轻型飞机飞往美国的各大城市,开始了“抗日救国,匹妇有责”的爱国募捐飞行。她被外国记者誉为“飞行使者”、“中国一位亲善特使”。李霞卿曾创下飞行一小时募得捐款四万元的纪录。

抗战结束后,李霞卿到了香港,1960年中从中国香港迁居到美国,住在旧金山,1998年去世,享年86岁。

云南航校到1935年,共办了四期飞行班,两期机械班,一共培养了两百多名学员,其中有13名女学员,在这13名女学员中间,其中一个就是权基玉。

“航校的训练是很残酷的。学生的淘汰率很高,女生压力更大。但权基玉经历了严格的军事科目训练,于1925年毕业。”权基玉毕业后,一直在中国空军服役,最初在冯玉祥的国民军航空队当飞行员。1927年,权基玉在国民革命军航空队服务,是北伐战争中唯一的参战女飞行员。1940年,权基玉任空军中校,在中国空军飞行大队服务,参加了对日抗战。

然而,云南地方志专家王一清老师简单的一句话就否定了这个观点。王一清说,“权基玉,她不是中国人,她的国籍是南朝鲜。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权基玉就回到祖国,协助创办空军。她曾任韩国空军参谋长,被尊称为 韩国空军祖母 。”

郑汉英的家族也有不少革命者。她的姑姑郑毓秀是中国第一个女立法会委员,曾参与起草民法,是早期党员。郑毓秀利用自己是清政府官员女儿的身份,以外交特权为在火车上运送炸弹。她曾自愿参加暗杀清政府一个部长,因行动被警察发觉,才被迫中止。

1929年,郑毓秀安排李霞卿同她的侄子郑白峰结婚,郑白峰当时是国际联盟的秘书。两家结成姻亲,汉英和霞卿成了姑嫂。霞卿随丈夫到日内瓦居住期间,在那里读了飞行课程。她不仅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还鼓励汉英学习飞行并取得飞行执照。

抗日战争爆发后,李霞卿被中国政府派到美国,于1938年下半年开始系列飞行和演讲,足迹遍及美国北部、南部和中部,主持集会支援中国抗战。郑汉英于1940年被派往加拿大任中国外交部代表,她是中国空军第一个女官 飞行中尉,第一个派到加拿大任公职的中国女子,加拿大第一个持有国际飞行执照的女飞行员。1941年开始,她在加拿大和美国进行一系列慈善飞行。

女子驾驶飞机在当时是罕见的,加上她们的美貌和魅力,引起人们极大的兴趣,有关她们的报道和照片上了当地报纸的头版。李霞卿总是穿光彩的旗袍,头发上扎一朵丝花。郑汉英喜欢穿深色衣服和戴很少首饰。对军人演讲时,这位飞行中尉穿着中国空军的制服,黑色裙子,有金翼纹饰的亮红色束腰上装。在演讲中,她们讲述了中国人民面对苦难的勇气,打动了听众的心,得到了大量捐款支援中国抗战。

张瑞芬(1904 2003)又名蕙莲,广东恩平人,先后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与林肯航空学校,中国最早的女飞行员之一。

驾机擅闯美军军事基地,无疑是件高风险的“活儿”。轻则或被送上军事法庭,重则可能被乱枪击毙。但张瑞芬不仅来去自如,还破例享受了飞机加油的服务,以及一顿可口的饭菜。

这是1931年8月的一个雨天,一架“非法闯入”的民用飞机,降落在美国宾逊空军基地的机场上,基地里的美军士兵如临大敌,他们荷枪实弹,包围了这架飞机。

但从飞机里爬下的飞行员,却让这群美国士兵大跌眼镜。这是一个身材娇小、黑头发、黄皮肤,有着“灿烂笑容”的中国女性。她用流利的英语介绍,自己叫张瑞芬,是在参加飞行比赛的途中,因油料告罄而迫降于此。同时,她十分礼貌地递过一份飞行执照。

这是一份由美国航空局颁发的商业飞行执照,也是当时世界上最高规格的国际性执照,能有资格取得这种“王牌”执照的,在美国的男性公民中都屈指可数,更何况,这还是一个中国女人。

在弄清事情缘由后,美国军方不仅未对她进行任何惩罚,还为她的飞机加满了最优质的航空汽油,并招待她吃了一顿军事基地里最高规格的午餐,然后将其送走。

张瑞芬的丈夫是一名留美的机械工程师。张很早就对飞行产生了兴趣。在与友人的通信中,这个中国女人写道:“鉴于祖国多事之秋,认定航空救国是唯一目标,将来得机会,将返回祖国,效力疆场,以尽 匹妇救国 之责。”

她抛下了家中的两个女儿,考入刚刚成立的美国林肯航空学校,开始了自己征服蓝天的旅程。

张是这所航校唯一的一名女学员,但她对飞机的掌控与理解,却超出了大多数的男性,仅仅在教官带飞12小时后,她就放了单飞。1932年3月,她考取美国私人飞行执照,成为有史可查的第一个获得美国飞行执照的中国女性。

1936年,她参加了一次历时7天、横跨美国大陆的飞行比赛。作为唯一的华人,张瑞芬的飞机性能落后,飞行高度为3000米,而飞越的落基山脉最高处,海拔是3658米。由于飞行高度不够,她只能驾机在山谷中迂回前进,山谷间的狂风,似乎随时要将飞机吹到岩壁上,但她还是安全抵达终点。

在蓝天上,这个中国女性一次次地给人们带来惊喜。她飞行13年,创下了美国航空史上的多个第一。她是安全飞行时间最长(3000多小时)的华人第一人,1933年5月,她单独驾机从纽芬兰飞抵爱尔兰,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成功飞越大西洋的女性。

她用募集来的7000美金,购置了一架教练机,但飞机在回国前试飞时,一名驾驶员操作不当,当场机毁人亡,她回国办校的愿望因此落空。

1942年,因为家庭原因,这个中国女飞行员终于脱下了自己的飞行帽。但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让女儿陪着她去机场,隔着铁丝网,看一看飞机,看一看那些戴着飞行帽、精神抖擞的飞行员。

她时常梦见“自己在空中飞翔”。家人回忆,91岁高龄时,张瑞芬到机场看望正在学习飞行的曾孙子,看到飞机,老太太不禁手痒,在教练员的陪同下,她依然单独驾机,飞行了近半个小时。

新中国诞生之初,曾勉励共和国第一批女飞行员:“不要培养成演员,要训练成人民的飞行员!”60年来,我国已累计拥有300多名女飞行员,成为世界上培养女飞行员最多的国家之一。

这些普通而又不平凡的中国女性,以她们的智慧、坚韧和顽强创造出许多个“第一”:世界上第一个穿过蘑菇云的女飞行员机组、第一位被授予“功勋飞行员”的刘晓莲、第一位女试飞员张玉梅、第一位女专机长汪云、第一位女飞行员将军岳喜翠 那一道道闪光的航迹,在共和国蓝天上铺展成一幅瑰丽壮美的图画。

3月10日,二战期间的美国女飞行员将荣获美国国会金质奖章。这其实是一份“迟到的奖励”,由于社会的偏见,参加二战的1000多名美国女飞行员没有被允许驾驶作战飞机,但她们却承担了运输等诸多任务。然而,在战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们的故事始终是个秘密。

1940年,曾破过世界飞行纪录(跨洲飞行速度纪录和高度纪录)的美国女飞行员杰奎琳·科克伦利用自己的影响组建了一个女中队,但由于女性升空飞行在美国没有开禁,失望的科克伦便带着同伴去了处于战争状态的英国。她们与英国、澳大利亚等国的女性一起,在英格兰进行驾机转场飞行。虽然这项工作并不复杂,但却充满危险,因为德军飞机经常会突然出现,女飞行员们往往遇到地面无线电静默甚至地面高射炮误击的威胁。这些美国妇女要在短时间内学会驾驶分配给她们的任何机种,有时不得不临阵磨枪,但她们非常完美地克服了这些困难,赢得了英国皇家空军的肯定。

其实,早在1930年,美国军方就考虑过使用女飞行员的问题,但美国陆军航空兵的负责人认为这一想法“完全不着边际”,因为女性太容易“神经紧张”。这一偏见随着亚欧战场的烽火逼近美国而逐渐变化。1939年,科克伦给第一夫人埃莉诺·罗斯福写信,建议成立一个妇女飞行团。1940年底,美国总统罗斯福发表“炉边谈话”,推动美国成为“民主国家兵工厂”。紧接着第一夫人发表公开谈话提醒公众,美国进入战争状态,缺少女性“半边天”是不可能的,她特别提到那群在英国孤独飞翔的女性飞行员,认为她们是“等待使用的武器”。这番谈话使战争的大门开始向美国妇女敞开,女性升空飞行开禁了。

1941年11月,美国陆军组建了女子辅助军团,军团当中有不少从英国回来的女性飞行员,虽然她们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还是只被安排没有升空任务的航空兵岗位,如无线电操作员、地勤技师等。美国海军也于1942年组建了女子志愿紧急勤务队。

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各大公司开始转而生产飞机,但因男性飞行员大量到海外参战,如何将工厂生产出来的飞机开到军事基地去成了棘手问题。美国陆军空运司令部找到刚刚回国的科克伦,了解招募女飞行员的可行性,陆军航空队参谋长阿诺德将军向科克伦承诺,会成立一支女子飞行部队。期间,另一位著名女飞行员南希·拉尔夫提议成立一个小型女子转场中队,获得批准。1942年9月10日,女子辅助转场中队(WAFS)成立。同年10月,第一支WAFS部队抵达纽卡斯尔空军基地,队员当时都还是平民身份,但已经开始在美国上空驾驶军用飞机了。而科克伦则被阿诺德安排组织和指挥一个女子飞行训练特遣队(WFTD),训练学校设在得州的厄温菲尔德。在那里,1074名女性接受了军队模式的飞行技术训练。1943年8月,女子辅助转场中队和女子飞行训练特遣队合并,科克伦担任最高领导,重新命名为女子航空勤务飞行队。由于这支飞行队的英文简称“WASP”意思是“黄蜂”,所以许多人后来就把她们戏称为“黄蜂妈妈”。

WASP的飞行员从没有飞出美国,也从来没有参加过实战,但她们却创造了惊人的纪录。她们出现在美国境内120多个陆军航空队基地,她们驾驶过美国陆航所有机种,其中还包括具有试验性质、危险系数很高的特种战斗机。她们对一些新型飞机或经过修理的飞机进行测试飞行,她们开着飞机在全国转场。

WASP还诞生了第一个华裔女飞行员。她叫李月英,早年是一家百货公司的电梯操作员,后因酷爱飞行,师从美国著名飞行员艾尔·克林伍德,成为第一个拿到飞行执照的华裔女性。李月英的主要任务是把军用车辆配件运往码头。她有过两次紧急迫降,其中一次降在堪萨斯州的小麦田中,一个农民以为碰上日军入侵,一边大声呼喊邻居,一边拿起草耙追着李月英跑,追上后才发现原来搞错了。遗憾的是,1944年11月,在执行任务途中,因降落失误,发生飞机相撞事故,李月英伤重不治去世。据统计,这些“黄蜂妈妈”在战争期间共飞行6000万英里,38位女飞行员在执行任务时牺牲。然而,与收获荣誉的男性同行不同,她们的尸体仅仅是被放在便宜的棺木里运回老家。

1944年,由于二战大局已定,许多轮战休假的男性飞行员再也不想回到欧洲,更不愿意去太平洋战场,他们争先恐后地抢着干“黄蜂妈妈”们正在干的活。1944年12月20日,美国国会不顾阿诺德将军的陈情,取消了WASP部队。妇女飞行团宣告解散,成员们没有得到军方任何补助或荣誉,档案也被封存。作为这支传奇队伍的带头人,科克伦一直在为姐妹们争取军人待遇,至少可以享受二战老兵相应的福利待遇,但她的游说始终是徒劳的。1948年,美国建立了独立的空军,只让女性进入除飞行外的其他岗位,WASP彻底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年,美国空军宣布,空军学院有10名飞行员即将毕业,“她们是首批驾驶美国军用飞机的女飞行员”。这激起了仍健在的WASP队员的愤怒。于1942年加入WASP的毕晓普女士回忆说:“我们当时都说,你们(空军)做得太过分了。”这件事也在美国国会引起一轮激战,结果WASP的档案记录被启封。1977年11月,美国总统卡特签署法案,同意给予WASP二战老兵的待遇 这意味着她们去世后,有权在棺木上盖一面美国国旗。这之后,一转眼又是30多年。

南希·拉尔夫不久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有一次,我的孙女要为自己的历史课写论文。老师说: 现在你站起来,告诉我你的论文要写什么? 她说: 我将写我的祖母,她是二战飞行员。 老师说: 坐下,美国在二战中哪有女飞行员啊! 孙女说: 这是事实,但有人把它遗忘了 。”现在,有更多的美国人开始意识到,这位老师说错了。如今,依然在世的近300名女飞行员也希望她们的故事不要被遗忘。幸运的是,在毕晓普女士和她女儿的努力下,2008年11月,“二战女飞行员”展在阿灵顿国家公墓美国女兵纪念馆开幕,这一展览直接促成了国会金质奖章的颁发。2009年7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将其签署为法律。为了这一天,“黄蜂妈妈”们等了65年。

英国女飞行员戴安娜·巴尔纳托·沃克是世界航空史上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二战时期,她将数百架新战斗机驾驶到英国各空军基地,以便当地空军迅速把这些飞机投入战常1963年,她成为全球首位驾驶飞机时速超过音速的女性。

二战结束后,沃克获得商业飞行员的资格,继续她的飞行梦想。1963年8月26日,沃克驾驶“闪电”式喷气式战斗机,时速超过2019千米,成为首位飞行速度超过音速的女性。1965年,沃克被授予大英帝国勋章。

“那一瞬间,我感觉回到了家,永远也回不了头了。”多年后,艾莉诺·史密斯(Elinor Smith)回忆起1927年自己首次上天时这么说。当时她只有15岁,坐在驾驶舱里,独自将飞机驶上蓝天。尽管这个小姑娘已经多次起飞降落,但首次单独驾驶飞机的经历还是让她成了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女飞行员。

和首次飞跃大西洋的女飞行员阿梅莉亚(Amelia Earhart)一样,艾莉诺是那个时代的女英雄。她穿着飞行夹克,英姿飒爽的照片同样出现在各大媒体封面上,但是,这一对勇敢的朋友却走上了完全不同的命运,阿梅莉亚在1937年一次飞行事故中丧生,艾莉诺则一直活到了今天。上月底,这位“女飞行家黄金时代”的最后一位英雄在加州去世,终年98岁。

1911年8月,史密斯夫妇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婴,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个哇哇啼哭的宝贝女儿会在十几年后,成为黄金时代中最年轻,最大胆,最充满野心的姑娘飞行员。

艾莉诺的父亲汤姆·沃特是一名喜剧演员,为了避免与其他演员的名字重名,他把姓改成了“史密斯”。因为父亲的拍摄工作,全家可以全世界到处跑。在巴黎时,正遇斐迪南大公被刺,街头发生骚乱。幸好他们在一名法国宪兵的帮助下,在一战爆发前离开了欧洲。

回到美国后,史密斯一家在纽约长岛扎根下来,这是一个演员的天堂,此时也是一个喜剧电影的黄金时期。因为汤姆不喜欢慢悠悠的火车,他常常雇用飞行员,用飞机载着自己从一个城市抵达另一个城市,这给了艾莉诺接触飞行的机会。1918年,一战刚结束。7岁的艾莉诺和哥哥乔伊第一次搭乘飞机,从长岛的一块土豆农场上方飞过,那架法制双翼法曼飞机完全由木头、油漆和帆布做成,飞起来摇摇晃晃的,两个小孩就这样挤在驾驶舱里,目瞪口呆地看着窗外的世界慢慢升高。“一束束的阳光从排排云层中射出,将原本是灰褐色的农田镀上一层金色,像是绿色和金色混杂的仙地。”艾莉诺后来在回忆道。

当时,艾莉诺还在自家厨房的饭桌上,接受了平生第一堂飞行课。“父亲在饭桌上,拿着把刀子给我们比划着飞机的控制杆是怎么回事。”艾莉诺在1942年接受《纽约每日镜报》采访时说。

有了第一次飞行经历,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和后来的无数次。不久,汤姆买了架开放座舱式瓦科10双翼飞机,艾莉诺也坚持要一块学驾驶。史密斯家的孩子成了驾驶员古贝尔最好的雇主。有一回,古贝尔把艾莉诺的小手搁到了控制杆上,小姑娘像是触碰自己的身体一样自然地操纵着驾驶杆。古贝尔感到这个姑娘以后某一天肯定会成为一个大飞行员。

艾莉诺果真很快爆发出了天才般的飞行潜力。才15岁,这个脸上长着雀斑的姑娘就实现了自己第一次单人飞行。3个月后,她驾驶一架“瓦科9”飞到了3624米上空,打破了当时的飞行高度纪录。两年后,她已经可以载着乘客在长岛上空做短途飞行了。1927年9月,艾莉诺16岁时拿到了飞行驾照,成为美国最年轻的女飞行员。同一年,她获得了国际航空联合会颁布的国际飞行执照。

1928年,艾莉诺的照片登上了纽约所有报纸的头版:她独自开着飞机,先向西,后朝南方向,从纽约东河的四座大桥穿桥而过。这四座大桥沿城而设,每座都很低,桥柱、桥拱、船只情况很复杂。从大桥底下穿过,这是那个时代最大胆的冒险行动。不过,17岁的艾莉诺却把它当成一项比赛来准备,发誓一定要实现这个梦想,初衷很简单:艾莉诺上学的高中里,一些男生们刺激他,说她不敢从纽约大桥下穿过。

艾莉诺选择了一个明媚、几乎无风的星期日,天气几近完美。一早,她和朋友们将瓦科9推出机库。她跳进机舱,最后测试了一下OX5引擎。传奇飞行员林伯格跳上机翼,轻拍她的肩膀说:“好运,孩子,转弯时记得飞机要低头”。艾莉诺后来回忆说,她当时紧张万分,但没有哭,“哭只会把我的护目镜搞得雾蒙蒙的”。林伯格的话让她忘记了紧张,专心到飞行中来。飞到曼哈顿桥的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了一艘海军驱逐舰,于是她深吸一口气,低头在空中滑出了一个孔雀开屏式的弧度,漂亮地绕开军舰,从大桥的侧边穿过。

这次成功的冒险让艾莉诺吃了点小苦头。她所在的学校将其禁闭10天,随后,她的飞行执照也被吊销。不过,禁闭结束后,艾莉诺受到了市长的接见。飞行执照也很快发还了。艾莉诺成了飞行女英雄,她被亲切地喊为“飞娘子”。

艾莉诺很快成为飞机商的试机师,并得到了赞助,开始不断超越纪录。1929年,她以13个半小时的飞行时间创造了女飞行员单飞时间纪录。三个月后,她再破纪录,飞行了26个半小时。1930年,她再次打破了飞行高度纪录,爬升到了8357米高空。一年后,她又飞上了9929米。

然而,1931年的那次飞行几乎让艾莉诺丧命。当时,她驾驶的Bellanca单翼机上升到9700米高空时,因为缺氧,她昏迷了过去。当时的氧气罩比现在的简易得多,只是一根小管子,将氧气压入口中和身体内,一旦昏过去,管子就会掉出口中,十分危险。艾莉诺昏过去后,燃料管冻住,引擎暂停,飞机疯狂地打转,跌向地面。幸好,跌到8000米左右时,艾莉诺及时醒了过来,赶紧拉动断断续续的引擎。最后,飞机跌跌撞撞地在地面做了紧急降落,她才保住了一条命。

上世纪20年代末是艾莉诺最辉煌的一段时间。在1930年的一次民意调查中,她被选为“全美最佳女飞行员”。艾莉诺成为这个充满英雄主义气概时代中的最年轻女英雄。不过,她的风头在1932年时被另一位女英雄阿梅莉亚盖过。当时,阿梅莉亚独自一人飞跃了大西洋,轰动了全球。

事实上,艾莉诺和阿梅莉亚的生活交织在一起,两人是好朋友。但艾莉诺极其厌恶阿梅莉亚的经纪人兼丈夫乔治·普特南 他尽可能地操纵出名了的阿梅莉亚来赚钱。他也曾想做艾莉诺的经纪人,但被艾莉诺断然拒绝了。艾莉诺不断地警告阿梅莉亚,不要太相信乔治,乔治出于商业的目的,一直鼓动她进行更冒险的飞行。阿梅莉亚并没有把艾莉诺的话当线年,阿梅莉亚首次尝试环球飞行,却在太平洋中心的一个岛屿旁失踪,再未出现。

艾莉诺的飞行生涯也止步于青春时期。她像那个时期的其他女性一样放弃了职业,嫁给了一个比她年长23岁的律师。在随后的整整20年中,她成为一名家庭妇女,抚养孩子长大。一直到1956年丈夫去世后,她才重回蓝天。步入老年的艾莉诺在飞行中重新找到了青春。2001年,她受邀来到美国宇航局航天项目总办公室,驾驶了一架相当先进的小型四人飞机,还参与了航天飞机降落的模拟驾驶,成为成功模拟降落航天飞机的最老的驾驶员。

飞机刚出现的20世纪初,出现了一批勇敢的女飞行家,她们互为友人又互相竞争。她们以冒险为唯一存在意义,每个人都拼了命,前仆后继地创造更高、更快、更远的纪录。艾莉诺的去世代表着这一冒险女飞行家时代的最终结束。

阿梅莉亚(Amelia Mary Earhart,1897-1937)

最知名的女飞行员。好莱坞推出了她的传记电影《阿梅莉亚》,电影《博物馆之夜》中也有她的身影。1937年,阿梅莉亚在首次尝试环球航行中失踪。

阿梅莉亚·埃尔哈特(Amelia Earhart,1897年7月24日 1937年7月2日失踪,1939年1月5日被宣布逝世)是一位著名的美国女性飞行员和女权运动者。埃尔哈特是第一位获得十字飞行荣誉勋章的女飞行员、第一位独自飞越大西洋的女飞行员。她还创了许多其它纪录,她将她的飞行经历写下后的书非常畅销。她帮助建立了一个女飞行员组织。 1937年,当她尝试全球首次环球飞行时,在飞越太平洋期间神秘失踪。至今为止她的生活、生涯和消失一直使人神往 。

1953年,成为第一位驾驶飞机超越音障的女性。她也是第一位在航母上起飞降落的女飞行员,第一位在北大西洋驾驶轰炸机的女飞行员,第一位实现盲降的飞行员。

美国第四个获得飞行执照的女性。她也是第一个来中国进行飞行表演的女飞行员。

她在多部电影中进行飞行表演。1930年,她打破阿梅莉亚的纪录,创造了世界飞行最快速度。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经有一群美国妇女不懈地为自己争取着报效国家的权利。这些爱国者并不仅仅满足于跟随 Rosie the riveter(传奇的铆工罗西,她是当时一幅宣传海报上虎背熊腰的女子,代表着二战时期在工厂的劳动妇女的强壮形象)的号召去参加民间劳动,她们还梦想着要驾驶军用飞机去征服蓝天。这些美国陆军妇女飞行队(WASP)成员经受着众多的怀疑、严苛的训练和危险的任务,却一度没有得到官方承认的军人身份和应有待遇。然而,这些与众不同的女性依然坚持了下来,并为美国的战事和军事航空的未来作出了卓越的贡献。WASP 向世人证明了一点:女性在座舱中并不比男性逊色!

在二战的最初几个月,两位女飞行员 Jacqueline Cochran (著名女飞行家,在当时的各项飞行赛事上大出风头)和 Nancy Harkness Love,同时提议陆军航空队应训练女性飞行员参与军事任务。然而,这两位飞行员却互不知道对方提出建议的事,尽管她们提出的具体意见惊人地相似 女性可以担负诸如飞机转运之类的任务,从而能让更多的男性从这类任务中摆脱出来,去参加战斗。这两人的建议随后各自被拒绝了,因为在当时,男性飞行员数量充足,而且军队中也没什么动力可以促成妇女参与飞行。

战争的进一步扩大使得战争的需要胜过了军事上的传统,两个由女飞行员组成的单位终于成立了。其中一个是由 Love 领导的妇女辅助飞行转运中队(WAFS),这是一支为军事空运司令部(ATC)进行飞机飞行转运的实验性中队;Cochran 则领导着另一支部队:妇女飞行训练支队(WFTD),它是 WAFS 飞行员的训练单位。在 1943 年 8 月,两支部队合二为一,组成美国陆军妇女飞行队(WASP)。

在十二岁那年,她坐着一架江湖艺人的杂耍飞机上天飞了一趟,从那时候起,她疯狂地迷恋上了飞行,并在自己十六岁那年就获得了飞行执照。南希结识自己的丈夫 Robert L. Love 时,正在 Robert 新开办的航空公司内任职。由于三十年代的大萧条,航空业也十分不景气,而南希则又有了她的第二个事业:在屋顶上制作飞行航标。三十年代末期,南希在担任 Gwinn 飞机公司试飞员期间向世人证明了女飞行员完全可以涉足不少危险的飞行领域。她进行了大量有关飞机起落装置的试飞,尤其是在“前三点”式起落架方面。各类飞行竞赛同样吸引着南希,她先后在 1936 和 1937 年的本迪克斯飞行锦标赛。不过,当她取得了一次第二名后,便发誓不再参加任何竞赛了。

在 1943~1944 年间,有 25,000 名妇女申请接受 WASP 的飞行训练,其中有 1,830 人的申请被批准,而最终完成训练、成为飞行员的只有 1,074 人。当时,这些学员自费前往位于德州 Sweetwater 的训练营,然后暂住在 Bluebonnet 旅馆里。随后,她们住进了位于 Avenger Field 的兵营的六人间。

在训练期间,这些妇女们穿着肥大的陆军机械师工装裤,一般是 44 码或更大。拜德州西部的大风和长时间的训练所赐,MM 们的发型和妆容全都变得乱七八糟、疏于打理。除了鬼天气之外,野生动物带来的“惊喜”也不能不提,在一次单飞任务中,当飞行员向自己右方看去时,猛然发现有条大响尾蛇正在向自己蠕动!幸运的是,这条蛇随后就被螺旋桨的滑流吹到了空中。在这次事件过后,所有的飞行员都会自觉地检查自己的驾驶舱,尤其是在每天的第一次飞行之前。

对于一名 WASP 飞行学员来说,没有哪天能比飞训结业日更让她感到自豪了。在这一天,她会得到那枚银质飞行翼章,并被编为正式任务人员。每位女飞行员都置办了一身行头:一套夏天穿的卡其色衬衫、裤子和冬天穿的陆军绿色华达呢制服。到了 1944 年春天,女飞行员的服装确定为蓝色。实际上,WASP 是第一批穿上“空军蓝”的飞行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